• 狂操着她播种

    时间:2020-03-27 18:23:58

    一天我和属下小王从省城开会返回的路上,一向开朗的小王却沈默不语,满脸阴云。于是我问小王:「马上就要回家和你爱人相聚为什幺不高兴?」小王若有所思的回答:「哦,是应该高兴,可我怎幺也高兴不起来」我有点茫然的问:「怎幺了?出来这幺多天了,现在回家连我都很兴奋,你们结婚还不到一年就亲热够了!」小王说:「处长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很闹心。」我忙说:「有什幺闹心的,有什幺困难告诉我!看我能不能帮助你解决。」小王忙说:「真的,你能帮我?那太好了,我正想求您帮忙,怕您不同意一直没好意思说。」我说:「什幺事呀?这样神秘兮兮的,我说帮你就一定会帮你,说吧。」小王羞愧着说:「是这样,我们结婚快一年了,她始终没怀孕,然后我们就去医院检查才知道,我的精子成活率为零。她就闹着要离婚,因为她特别喜欢孩子,不能没有孩子

    我不同意离婚,她就说『不离也可以,但在我这次开会回来必须想办法让她怀孕』所以我越是到家了越是高兴不起来。」我说:「是这样呀,那我可帮不了你,你可以去做试管呀。」小王说:「她不同意做试管,让人知道了没有面子,更怕精子提供者不健康。」我说:「这都不行那是真没有办法了」小王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借种了,她也是这个意思,这样彼此都了解。她说了『为了公平也证明自己不是坏女人,借种的人选由我决定,但她也要审核』所以我选择了您。」我说:「太荒唐了,你为什幺要选择我,不合适。」小王急了:「你自己刚才答应帮助我的,我之所以选择您所因为您作风正派,完事后您不会继续和她来往,还有我们俩体型、相貌有点相像,而且您健康、聪明、勤奋,我不希望将来的孩子是社会的废人,所以您一定要帮我,求您了!」我忙说:「别激动,我答应帮你就没有问题,既然你选择了我,我可以帮你提供精液然后你们去做试管。」小王忙说:「她不会同意做试管的,就请您帮我好吗?我真的很爱她,不想和她分手,只要您能让她怀孕就是我的恩人了。」看着小王哭丧的样子我已经找不到继续拒绝的理由了,于是我说:「好吧,我试试吧」小王高兴的说:「谢谢您了」。

    回到家的第二天小王给我打电话:「处长吗?今天中午请您来我家吃饭好吗?」我说:「这样急呀?」小王说:「我是这样想的,一会您来和她见面,没有问题的话我準备回老家看看父母,这边就拜託您了,我也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顺便和您请个假,她正好是排卵期。」我说:「既然你都想好了,我就去试试吧,一会见。」放下电话,我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到超市买了些补品就去了小王家,进了门小王已经把酒菜都摆放好了忙叫他妻子:「艳媛快出来,我们处长来了」他妻子从厨房出来说:「处长您好」我一看真的是美女呀,难怪小王不捨得和她离婚。167cm的身材,被围裙带勒得凸起的胸部显示出乳房的坚挺和丰满。秀美的披肩长髮衬托着瓜子脸上高耸的鼻樑,薄薄的嘴唇、雪白的牙齿牵动着脸蛋上若隐若现的小酒窝,真是太美了。我语无伦次的说:「哦,你好,不要忙了,添麻烦了。」她似乎也在观察着我,忙说:「处长光临实在荣幸,您先坐,马上就好。」我坐在沙发上,小王追随他妻子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小王出来对我说:「她对您很满意,您怎幺样?如果行一会吃完饭我就回乡下看父母,一周后我回来,就看您的了。」我说:「你妻子真漂亮呀,如果她同意我没有问题,你就放心吧。」这时他妻子艳媛出来了说:「你们说什幺那,菜都凉了,还不吃饭?」于是我们三人来到餐桌坐下。

    小王说:「我们就喝点饮料代替酒吧」艳媛却说:「喝点葡萄酒没有关係」我说:「少喝点可以」小王说:「那你们慢慢喝吧,我吃过饭就走,晚了就没有车了。」我说:「没有关係,一会你开处里的车回去吧,这样方便。」小王说:「不了,我要一周后才回来,耽误处里用车。」小王边说边快速的吃着饭。艳媛打开了一瓶葡萄酒给我添满一杯然后自己倒上说:「我敬处长一杯」我端起酒杯看了小王一眼说:「不客气,谢谢!」这时候小王已经吃完了站起来说:「我要赶车就先走了,处长我把艳媛交给您,您要好好的待她,就看你们的了。」我说:「放心吧,我会的,待我向老人问好」艳媛说:「注意安全,到家来个电话」小王说:「好的,再见」拿起提包出门走了。

    小王走后,艳媛为了打破尴尬坐在了我的身边说:「处长我们乾」我说:「乾」我们喝了一杯。艳媛站起来说:「您先坐,我去沖个澡」我说:「好,你忙吧」我站起来打开电视漫无目标的搜索着画面。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艳媛出来了,她穿了件几乎透明的情趣睡衣,里面白色的乳罩和白色的丁字内裤都呈现在我的视野。内裤没有包裹住的阴毛隐约可见,由于蒸汽的沐浴和心理的娇羞使她的小脸红晕起来。她坐在我的身边说:「您喜欢看A片吗?」我说:「谈不上喜欢,看看也无妨」她拿出一张光碟放进DVD里倒了一下,屏幕上立即出现一对男女在相互爱抚、调情。我们默默的看着似乎都在寻找着话题,还是艳媛先开口说:「您对国外的生活怎幺看?特别是性生活!」我说:「不反对也不赞同,因为太糜乱。你怎幺看?」艳媛说:「我很嚮往,因为他(她)们把性当成生活的一部分,大家在彼此不影响家庭和睦的情况下尽情去享受肉体的快乐。」我说:「你们年轻人很前卫呀,这是我不敢想的」她忙说:「什幺叫你们年轻人呀?你才比我大几岁呀?」我说:「大几岁?最起码大一个时代,我都41岁了」她说:「才大15岁,摆什幺老资格。」我说:「我答应小王就是想你不会看上我,你不同意我就可以不伤害小王的退出了,可你却同意了。」艳媛说:「难道你不喜欢我?」我说:「不是,我是感觉你和我有代沟,这样对你不公平,你应该找个年轻的帅哥。」艳媛却说:「我就是喜欢你的成熟,你就很帅呀,你自己没感觉到吗?每个人审美的观念都不一样......」她兴奋的白话着。

    就在这时候屏幕上的女优「唔唔」的叫了起来。再一看男优的阴茎已经插入女优的阴道里,我们俩不由得对望了一眼又都低下了头。我打破沈寂的说:「这女的真能装,就那个男优的小阴茎吧,怎幺可能给她那幺大的快感。」艳媛忙说:「这还小呀,和我们家小王的差不多,你说他的小,让我看看你的多大!」我也被画面刺激出激情了说:「你想看就自己看吧,比他大多了。」艳媛忙掏出我的阴茎说:「真这样大呀,如果放在我里面一定很爽,太棒了。」我也不失时机的把她搂在怀里用手抚摸她的乳房,她被我刺激得「哼」的叫了一声说:「这幺长时间了才抱人家」忙用左手楼住我的脖子热情的和我亲吻着。

    我们相互爱抚一会艳媛说:「您喜欢在沙发上吗?如果不喜欢就抱我回卧室吧。」我说:「我们还是回卧室吧」于是我抱起她进了卧室,然后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艳媛深情的说:「好好待我,让我幸福的怀上您的孩子好吗?」我说:「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的待你,让你充分享受快乐。」说完我就趴在她身上亲吻起来,她配合默契的把舌头送进我的嘴里,我兴奋的吸取着,她的啐液不时的被我嚥了下去。我把嘴移动到她脖子和耳垂上亲吻着,她愉快的呻吟着「唔......唔......爽......」艳媛淫笑着说:「让我亲亲你的宝贝吧」我说:「算了,没洗,太髒」她固执的说:「没有关係,我不嫌弃」她快速的把我的衣服脱光然后握住我的大阴茎用舌尖一下一下刺激着龟头。刺激一会她猛地把阴茎含在嘴里套弄起来,我也被刺激的叫了起来。

    我把艳媛的睡衣脱下扔在地上,然后解开她的乳罩退下她的内裤,她赤裸裸的躺在床上,我趴在她身上两手抚摸、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和乳头,不时的用牙轻咬她的乳头,她被刺激得不停的摇晃着娇美的身体。我的右手顺着她滑嫩的下腹抚摸到她的阴阜手指翻弄着她黑亮浓密的耻毛,她的手也不停的套弄着我肿胀的阴茎。她调皮的说:「这幺大都插进去,我的小穴能受得了吗」我说:「那先让我看看你的骚穴够不够大」我顺势用两只手把她的阴唇扒开,用舌尖刺激她的阴蒂,她被刺激的淫蕩起来,嘴里不住的呻吟「唔........唔......唔......别这样......玩......人家......的......小穴......我......受......不......了......了......快......进来......吧......」我看着她呼吸开始急促知道她已经渴望了就说:「什幺进来呀?说明白点!」她娇淫的说:「你真坏,就是把你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里,人家想要了。」我说:「好了,这就插你」我把她两腿放在我的肩膀上,用手握住粗大的阴茎在她的阴道口磨擦几下后猛的插进她的阴道。艳媛被我插得「啊......」地叫了一声说:「想插死我呀?这样狠!」我关心的说:「怎幺了?弄疼你了吗?对不起!」她柔声说道:「没有,是太爽了,我从来还没这样爽过,以前和他做他只能插到一半一会就射了,今天你一下就插到底,真是太幸福了」。

    艳媛的话刺激了我,我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每一次都把阴茎抽到阴道口在狠狠的插进去,她在我淩厉的进攻下淫蕩的呻吟着「唔......唔......太......美了......原来做......女人......这......样......快乐......这样......幸......福......」她的阴道真的很紧,还是没生育过的女人爽呀,也不知道是开会时间长没和老婆做爱或是艳媛的阴道太紧的原因,才抽插一百多下就有了射精的感觉。我拔出阴茎控制着情绪,因为我不想这样就把精液射出去。艳媛以为我累了,心疼的说:「歇一会吧,看你累的,你这样猛我都受不了要泻了。」我忙说:「没事,我不累,就是时间长没做精子积累太多,有射精的感觉,所以停下来调整一下。」她说:「你躺下休息一会,我来做。」我按她的意思躺了下来,她骑在我的身上用手扶着我粗大的阴茎对準她鲜红娇嫩的阴道口试探着坐了下去。我感觉到我的龟头已经和她的宫颈亲密的接触到一起了,她开始前后左右的摆动身体使我粗大的阴茎碰撞着她阴道内的每一个角落。她两眼微闭愉快的呻吟着「唔......唔......唔......我的......里面......满......满......好......充实......呀......太......爽......了......」我看着我们俩的耻毛交织纠缠在一起更是兴奋,阴茎在她的体内又粗壮了几分。

    艳媛在我身上起伏了一会用双手搂住我的脖子亲吻着我,她的玉乳压在我的胸前很是刺激,我知道她累了忙抱住她的细腰用力向上猛顶。我们边接吻我边向上顶,每顶一下艳媛就呻吟一声「唔......唔......你......好坏......呀......真......爽......」她的阴液伴随着我的发力顺着我的阴茎流了出来,我们俩的阴部和耻毛都沾满了爱液。我轻声道问她:「好受吗?」艳媛满足的回答我:「太爽了,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我说:「我才不相信你没和第三个男人性交过」她很认真的说:「真的没有,要是有也轮不到你呀。」我说:「你和我会后悔吗?」她说:「为什幺要后悔?不过我还真有点后悔。」我忙说:「后悔什幺?」她说:「后悔认识你这样晚呗」我又说:「你喜欢我这样插你吗?」她说:「喜欢,真希望你能这样插我一辈子。」我们边调着情下体也尽情的交融着。

    过了一会我对艳媛说:「你也累了,来你跪下去我从你后面插,这样你我都不累。」艳媛马上跪下并把屁股撅得很高说:「我最喜欢这样被插了,这样又深又爽,你还真会玩呀。」我说:「20多年的经验了,玩你还绰绰有余。」我跪在他后面用手扶着阴茎对準她的阴道口,用龟头分开她粉红的大阴唇上下磨擦几下奋力将粗长的阴茎全部插进她的蜜洞。艳媛被我插得「嗷」的叫了声整个人趴在了床上。她气愤的说:「想插死亡吗?你怎幺这样坏呀?感觉你把阴茎插进了我的子宫里了,把子宫插坏了我怎幺怀你的孩子」我忙说:「对不起了宝贝,我是太兴奋了,下不为例好吗」我用力把她抱起来开始运动起来,看着自己的阴茎在美丽女人的淫穴里进进出出我更加激动,我把每一次的进入抽出都发挥得淋漓尽致。


    艳媛在我非常投入抽插中性福的呻吟着:「唔......唔......好......老公......亲......哥哥......我是......你的......小......老婆......骚......妹妹......我要你......狠狠......的......插我......的......骚......穴......然后......在......我的......骚逼......里......射精......把......我的......子宫......射满......唔......唔......我......象......母猪......一样......给......你......生......一窝......猪仔......啊......啊......用力......啊......插死......我......吧......唔......」我似乎被她的淫语刺激到了极限,我勇猛的抽插她五百多下她开始高潮了。伴随着她浑身的颤抖,她阴道里喷发出阵阵热流,我的阴茎被烫得再也不能自制了,我又飞快的抽插是多下后开始射精了。足足射了近一分钟才结束,艳媛说:「不要动,就这样,让它们全流进子宫里。」我说:「好,听你的。」我们保持这个姿势十多分钟后,我才把变软的阴茎抽出来,我无力的躺在她的身边睡着了。

    大约下午四点多我才醒来,隐隐听到艳媛在说话:「他很累还在睡呢,你到家了?爸妈都好吧?做了,我们做了四十多分钟,他射了很多精液。我想应该能怀孕了,他太猛了,我都要被他弄死了,真幸福。他对我很温柔的,谢谢你给我找了个体贴的人,我知道,这几天我缠着他,每天都和他做两次,争取在你回来的时候让他给我种上,好了,不和你说了,你保重!」我明白了,一定是小王来的电话。

    艳媛进来后发现我已经醒了就说:「你睡得真香呀,饿不饿?」我说:「不饿」她说:「不饿我们俩就洗洗然后吃饭怎幺样?」我说:「听你的,你是主人。」她说:「你是主人,我是供你发洩性慾兼生儿育女的工具。」

    来到卫生间她弯腰调整水的温度,我在她身后忙不失时机的抚摸着她丰满的乳房,她回头柔声说道:「这样淘气,还没玩够呀?」我说:「一辈子也玩不够」她说:「将来我怀孕后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玩我、爱我吗?」我忙说:「只要你不讨厌我,我愿意玩你一辈子」她说:「快别贫了,我们一起洗吧。」我说:「好」我们俩一起进了浴盆对面坐下。

    艳媛挑逗着用手点了一下我已经软绵绵的阴茎说:「刚才的牛劲哪去了?把我弄得高潮叠起,现在怎幺不牛了?」我也指着她的阴部调笑说:「小样还不服气,你把他惹急了现在就干你,让你真正知道他的厉害」她淫蕩地说:「好呀,刚才还没过瘾,有能耐让他现在就起来干我呀,都几点了还睡觉!」我被她挑逗得有点跃跃欲试了,我对艳媛说:「想让他插你吗?」她点头说:「特别想」我说:「很简单,你亲亲他,他就会起来干活」艳媛说:「真的?」忙用嘴含住阴茎套弄起来。我的阴茎在她温柔的套弄和吸取下挺立起来,我说:「怎幺样?厉害吧!站起来转过身去。」艳媛应声站起来并转过身双手扶着墙壁,我站在她身后双手握按住她的细腰把眼睛粗大的阴茎全部插进她的蜜穴。

    艳媛被我突然进攻激得浑身一抖「哦」的叫了一声。我却採用三浅一深的战术狠狠的狂插,每次进入都让龟头顶在她的宫颈上。她被我插得左右摇晃着媲部,淫水潺潺流了出来并不停的呻吟着:「坏......老公......啊......你......太厉害......了......这样......快......就......回复......过来......今天真......是......太过瘾......了......用力干......我......的......骚逼吧......从现在......起......我的......骚......逼......就是你......的......你什幺......时候......想插......我就......洗乾净......等着......你来......插......我......不想......活了......你就插......死我......吧......」我便漫不经心的抽插着边调情地说:「他不厉害吗?他比我年轻,应该更厉害呀」艳媛说:「快别......说他了,连......个孩子都......弄不出来......上来......一会......就......买单了......他.....那......小玩意......像......小茧蛹......似的......插里......几分钟......就射精了......而且......射精......一点......力量......都没有......哪像你......」我看着阴茎在她阴道里进进出出、听着她对我兴奋的表扬我更加用力的狂操着她,伴随着插入和抽出我们俩的肉体发出「啪叽、啪叽」的响声。

    玩了十多分钟,我忽然想着为什幺不干她屁眼,于是我说:「艳媛,我想玩一会你的屁眼可以吗?」她马上说:「这样不是很好吗?为什幺要玩那,我没让人玩过哪,你的阴茎这样粗大,我会很疼的。」我说:「我轻点,你不会疼的,玩屁眼也很激情的。」她无奈的说:「你想玩就玩吧,但不準把精子射在里面,射精的时候必须射在我的阴道里,这样我才能怀孕。」我说:「你这样盼望怀孕?你怀孕了,我就不能在和你玩了,因为我和小王有约定。」艳媛马上说:「约定有什幺用?只要你喜欢我,我的阴道永远都是你的,我爱他,但更爱你,你毕竟是孩子的生身父亲,这你还不明白吗。」我被她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我说:「这样吧,我们今天不玩屁眼了,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以后,我们想怎幺玩就这幺玩好吗?」艳媛幸福的说:「这就对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今后你想怎幺玩都可以,你是不是快射了?如果要射我们就回卧室吧,这样射完都流出去了,我怎幺坏你的孩子」于是我们回到了卧室。

    回到卧室她仰躺在床上说:「这样射吧,射完你拔出来我就在下面垫个枕头,省得你累。」我说:「好,这样你会更爽的」我趴在她身上亲吻着她,她扶着我的阴茎,我一使劲插了进去。我们俩的舌头相互交织着、吸取着,我兴奋的说:「艳媛,你的阴道真好,特别的紧夹得我好舒服。」她笑着说:「你老婆的不紧吗?」我说:「紧什幺,孩子从那出来的都撑大了。」她说:「为了你今后好受,我生孩子的时候做刨腹产。」我说:「谢谢你,你真善解人意。」我又用力抽插十多分钟感觉到她的阴道里开始抽搐并喷出滚烫的阴精,在她阴精的沐浴下我把阴茎死死的顶在她的子宫口射精了,彷彿要把精液都射进她的腹腔里马上把她的肚子灌起来。她紧紧的搂着我「嗷嗷」的淫叫着,我们俩同时进入了高潮。

    我们俩就这样交融了一周,小王回来的时候正赶上我们俩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艳媛有气无力的说:「回来了」我却很尴尬的说:「回来也不事先打个电话,多不好意思」小王却笑呵呵的说:「没有什幺,如果我看不到你们这样还有点不放心呢,怎幺样?能不能怀孕?」我说:「一个没有问题了,从你走我们每天都做两、三次」艳媛说:「没有关係,怀不上我们就继续,我就不信怀不上,你回来正好,我们忙碌,你后勤保障,把处长给好好补一补,这几天把我们累坏了。」小王愉快的说:「没有关係,我保证保障有力。」艳媛说:「保障有力,就是身体无力,否则还用找别人帮忙。」小王不甘示弱的说:「我是没力,等一会我亲眼看你们怎幺样用力的,也学习点经验,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去準备伙食。」小王转身出去了。

    就这样我在小王家又住了两天。这期间我们根本不用顾忌什幺,有的时候小王也过来观摩,看着我和艳媛激烈的性交,他在一边打着手枪。

    半个多月的一天,小王兴沖沖的来到我的办公室对我说:「处长您太厉害了,她这个月没来月经,估计是怀孕了。」我也高兴的说:「那去医院检查呀,看看是不是真的怀上了,如果是我们要好好的庆祝一下。」我和小王来到艳媛的单位把她带到医院,检查后大夫说:「她怀孕了」我说:「走,我请客去吃饭!」我们三个欢天喜地的去喝喜庆酒。

    春节的时候艳媛顺利的产下一个女孩,我们都很高兴,在这以后我经常出入小王家,并一直和艳媛保持着性爱的关係,小王也心知肚明的不理睬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