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NDRA

    时间:2020-03-27 18:24:03

    航警局证照查验组锺先生把Sandra带到入境大厅门口,脸上堆着客气的笑容说:「这位就是Sandra小姐,我们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让她通关了,以后如果再要接这种未曾谋面的客人,您只要先告诉我们名字,我们可以通知航空公司,请他们发电给航班,这样更不会把重要客人Miss掉,同时也可以快速通关……

    我用三分的精神和锺先生寒喧客套,七分的精神却花在Sandra身上。没错,这个二十四岁的荷兰籍红髮女郎就是Sandra;事实上我可以很轻易的认出她,如果此时她一丝不挂的话!

    Sandra是我在今年二月间透过国外情色聊天房认识的网友,「BAO」这个名字在外国人的眼中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好奇的Sandra一眼就发现这个「怪异」的名字,她问我名字的意义,以及我来自何处,我的基本资料(身高,头髮,体重)之后,便挑了我做她那夜的空中性伴。

    之后的一个月中,我们几乎每晚都相约在那个聊天房碰头做最淫猥的对话。做了一个多月的虚拟性伴之后,有一次在她的来信当中夹带了一张照片:全裸照片!这张照片扫除了我对她男扮女装的疑虑,然而她的要求却让我难堪:她要我也寄一张裸照给她!

    我考虑了许久,决定还是寄张普通的生活照过去,并且婉告她,我不方便将裸照拿去照像馆沖洗。然而她的相片却成为我最意外的一个秘密!

    在鱼雁往返的过程中,我几乎摸清楚她所有的性癖好,包括她到海滨PUB兼差做上空侍应生,因为她觉得同时有上百对眼光在她身上探索的感觉是非常地刺激;而她也能在週末夜中,从PUB里挑上一位看得顺眼的小伙子,做为她那夜的入幕之宾,然后在隔天中午跟他说掰掰!

    原以为那张照片是我意淫的唯一线索,想不到Sandra竟然有机会到台湾来游玩,并且选择南台湾做为她的第一站,只因我曾告诉她这儿是个充满阳光与热情的地方!所以,此刻她站在我的眼前,虽然我还不太习惯她穿衣服的样子。

    离开机场之后,我直接开车带她到垦丁的福华饭店,因为在国宾饭店怕会遇到比芙兄。而凯撒饭店的梳妆台听说太小,只有福华垦丁店还未正式开幕,房客人数少,较不会遇上熟人,应该最能符合我们的需要。

    未曾偷情,我必须要有更缜密的计划来降低心中的不安……照着我所熟悉的每个路线,在傍晚之前我便已带着Sandra浏览过垦丁公园的西半部,由于时差的关係,用过晚餐后她便略显疲态,并提议先回房间休息。

    透过福华高雄店专人的安排,我们拥有的是一个面海的房间。十一月的垦丁气候是相当宜人的,我打开阳台的落地窗,让清爽的海风流进房间,但此刻的心情却是不平静的,因为我不知道现在与我共处一室,看似熟撚却又陌生的异国女网友,是否真如她信上那般的开放?我会不会得爱滋病?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在脑子里乱哄哄的情况下我蓦然回头走向房间,然而,全身的血液却在回头之后霎时冻结!我的眼光恰好落在Sandra刚卸下胸罩束缚的那对乳房上!

    不知是否她察觉了我脸上的尴尬,「你不是已经看过我的照片了吗?为何露出那样好笑的神情?」她捉狭的问。

    「Well,I……」

    她不待我笨拙的回答,便闪身溜进浴室淋浴了。

    眼睛盯着电视的萤光幕,我却一点也不知道节目是什幺,心里只在担心,等会儿我的表现一定会失常……

    Sandra在不久之后出了浴室,这次裹了浴巾,不再一丝不挂。

    「你要不要也去洗个澡呢?」她问。

    我扭开那两个看似女性乳房般的水龙头,让温暖似爱液的水流沖洗过我的身躯,一边搓揉着肥皂,一边猜想着将要发生的事情,还有Sandra曾告诉我她喜欢Dog Style的事情……然后我发现,人家说「肥胖的男人看不见自己阴茎」的这个说法是极其无稽的!压抑着有点儿氾滥的慾望,我等胯下之物恢复正常之后走出浴室,却发现Sandra已经睡着了。

    她睡得很沈,怀中抱着棉被,绻曲得像个小女孩,她是我过去几个月来性幻想的对象吗?「或许网路跟现实还是有些距离吧?」我想我笑了笑,在她身旁睡了下去,做着与她疯狂缠绵的春梦……

    双腿之间隐约传来一阵搔痒的感觉,迷糊之中我以惯用的语言咕哝了几句:「What?」

    我倏地睁开双眼,发现Sandra赤裸着侧卧在身旁,一边的乳房压在我的胸膛上,一只手支着头,另一只手则在我胯间轻挑的拨弄着。

    「昨晚怎幺没有叫醒我呢?我喜欢在半梦半醒之间做爱。」Sandra问。

    「我也喜欢在半梦半醒之间做爱……」

    清晨,正是男性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时期,我封上Sandra性感的双唇,翻身压住这个我第一次接触到的异国女郎!她一百七十五公分的身高平躺在床上就与一般东方女性无异,然而坚挺的双峰在她即使躺下之后依然怒耸着!我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并且用舌头舔舐着,我知道,在她感觉上,那会有种类似交媾的声响。

    双手贪婪的握住她的乳房,印证数个月来幻想中的触感,雪白的肌肤使得她的乳尖泛着诱人的粉红;我一吋一吋地扩张着放蕩的情慾,然后我发现,她的体毛也确实也就像她的髮色一样,泛着金红色的微光!我拨开她浓密的耻毛;当舌尖触上她阴核的剎那,我跟她都清晰地感受到那股愉悦的电流!

    Sandra豔红的花瓣在挑逗之下渐渐湿濡;我忍不住将手指温柔地插入她的蜜穴,来回抽送之间,整朵花蕾彷彿沾满了清晨之露……

    Sandra示意我躺下,然后她背对着我伏在我身上;突然间,温暖湿润的感觉包围了我早已呈现备战状态的阴茎!全身舒畅的快感促使我加快了舌头的动作,我朝着花瓣的深处探去,手指在她阴核上规律地圆周运动,不断的加强刺激的程度。

    她加快了在我身上的吞吐动作,我知道,那是个信号;突然,Sandra吐出了我的阴茎,并且往我脸上坐了下来!我几乎无法喘气,然而此时正是关键时刻,我换用舌尖紧紧抵住她的阴核,并将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之中扣弄……她终于在我窒息之前发出欢愉的呼声!

    满足之后,Sandra转过身来,亲吻我满是爱液的唇,把我的阴茎扶至她的洞口,缓缓地坐了下去……胯下传来紧密的感觉使我感到心安,原以为进入外国女郎高头大马的身体之中会有「空虚」的感觉,然而我发现,女人的东西确实比男人更有伸缩自如的弹性,中西皆然。

    我让她在身上跨骑了一阵子,突然想起她曾说过她喜欢Dog Style,于是我坐起身来,巧妙地变换了上下的体位,然后再示意她背对着我趴下来。Sandra笑了笑,此刻我俩就像是一对默契十足的爱侣,熟练地操演着我们熟悉的姿势。

    她的臀线很高,修长匀衬的双腿衬托着迷人的下半身曲线;但是最让人血脉贲张的景象,还是她丰满外露的性器!或许是身高差异的关係,总觉得背交的姿势不若往常般顺手,我几乎要採用半蹲的姿势才能将整根阴茎送进她的体内,这跟我预期的有点儿落差。Sandra也察觉了这一点,因此她走下床,跪在房内的沙发前,如此一来,我总算能够尽性的挥军挺进。

    肉体间互相撞击的声响弥漫在房间内,而Sandra的浪叫声恰如平日A片中景象,不断冲击着淫蕩的色慾!我从背后紧紧攫住Sandra饱满的双乳,把它们当做是让我不落马的缰绳……

    天外微明的晨曦隐隐地透入房内,微映着一对放浪形骸的男女。Sandra慢慢地直起她的上半身,转而靠在阳台的落地玻璃窗前,隔着白纱帘幕,面向海面的深蓝。忽然,Sandra拉开窗帘,并且把她的身体贴上去!我有点儿紧张,稍稍放慢抽插的速度。

    她转过头,笑着问我:「你不觉得面对着这样美丽的风景做爱,比什幺都刺激吗?」

    「是啊,既然都做了,何不痛痛快快地满足这久旷的慾望?」


    在这样的清晨应该是不会有人发现我们这对纵情享受性爱的男女吧?就算有人不经意饱览了春光,那幺,就让他慾火焚身吧!那可跟我一点关係都没有。

    在黎明之前,我尽情地发洩了身体之中所有的慾望,在她身体中的深处……

    事后Sandra告诉我,我是她第一个东方男伴,她觉得东方的男人比较温柔,虽然「家伙」比西方人小一号(*_*……@!#?$*×L),却很懂得挑逗女人的「情」与「慾」,这是她觉得最满意的地方。

    至于我呢?我觉得还是东方女性的娇羞与细嫩肌肤较让我动心;当然,我没有对她说这件事……